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
掃描關注來碩微信公眾賬號

掃一掃微信二維碼

請不要以法律的名義傷害一個無辜的孩子-王文忠

來碩律師?2015-11-05?來碩新聞?

 


尊敬的審判長、人民陪審員:
 
  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依法接受原告王文忠先生的委托,指派我們擔任其訴北京市公安局平谷分局東高村派出所不履行法定職責一案的訴訟代理人,參加本案的庭審。現根據事實和法律,發表如下代理意見,供合議庭參考:
一、關于本案事實
  原告于2015年3月17日通過信函方式向被告寄送了履行法定職責申請書,請求被告履行為其子小齊(化名)辦理戶口登記的法定職責。但時至今日,被告既未對原告提出的履責申請予以答復,更未履行其戶口登記職責。
二、本案的法律適用
  1、《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第三條規定:“戶口登記工作,由各級公安機關主管。城市和設有公安派出所的鎮,以公安派出所管轄區為戶口管轄區;鄉和不設公安派出所的鎮,以鄉、鎮管轄區為戶口管轄區。鄉、鎮人民委員會和公安派出所為戶口登記機關。”
  可見,被告是法定的戶口登記機關。
  2、《戶口登記條例》第七條規定:“嬰兒出生后一個月以內,由戶主、親屬、撫養人或者鄰居向嬰兒常住地戶口登記機關申報出生登記。”
  該條規定了確定嬰兒出生戶口登記機關的基本原則,即嬰兒的常住地。本案中,小齊的常住地為北京市平谷區東高村,因此,被告作為小齊常住地戶口登記機關,具有為小齊辦理戶口登記的法定職責。
  3、被告所依據的《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十九條:“育齡夫妻生育子女,實行《生育服務證》管理,具體管理辦法由市人民政府制定。”該條是關于《生育服務證》管理的規定。
  《北京市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第四十一條:“育齡夫妻一方或者雙方為外省市戶口,違反規定生育的,夫妻本人及其子女的戶口不予批準進京。”該條是關于戶口不予批準進京的規定。
  以上兩條與戶口登記無關,即使將第四十一條的子女戶口批準進京等同于嬰兒出生戶口登記,該規定也與其上位法《戶口登記條例》的前述規定相抵觸。
  《北京市生育服務證管理辦法》第九條:“領取了《生育服務證》的夫妻,在其子女出生后,應當持《生育服務證》和醫療機構出具的《出生醫學證明》到戶籍部門辦理新生兒入戶手續。
  違反《條例》規定生育子女的公民,應當持縣級以上計劃生育行政部門出具的繳納社會撫養費的證明和醫療機構出具的《出生醫學證明》到戶籍部門辦理新生兒入戶手續。
  計劃生育行政部門應當加強與戶籍部門的聯系,雙方應建立新生兒入戶情況的通報制度。”
  雖然該條要求夫妻在辦理新生兒入戶手續時持《生育服務證》或繳納社會撫養費的證明,但此程序性要求僅是對具體辦事流程的細化,不應理解為系對新生兒落戶所附加的前置條件,否則同樣與《戶口登記條例》相抵觸。根據上位法優于下位法的基本原則,并結合《立法法》第八十八條:“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規章”之規定,作為法律的《戶口登記條例》其效力顯然高于作為地方政府規章的《北京市生育服務證管理辦法》,在二者相抵觸時,應當適用法律之規定。
  綜合1、2、3可知,被告以原告未持《生育服務證》或繳納社會撫養費的證明作為其拒絕為小齊辦理戶口登記的理由,顯然是錯誤的。更何況在本案中,并非原告拒絕繳納社會撫養費,而是平谷區計生委拒征社會撫養費。
  4、《公安部 計劃生育委員會關于加強出生登記工作的通知》(【88】公治字106號)第二條:“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立限制超計劃生育的嬰兒落戶的法規。對未辦理獨生子女證、沒施行節育手術、超計劃生育嬰兒的人,以及早婚、非婚生育嬰兒的人,應當給予批評教育直至進行行政和經濟處罰,但對嬰兒都應當給予落戶。”
該《通知》明確要求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立限制超計劃生育的嬰兒落戶的法規,北京市當然也不例外。任何將計劃生育與嬰兒落戶予以捆綁掛鉤的規范和行為,均是對該通知要求的嚴重違背。
  5、公安部《關于貫徹落實<國務院批轉公安部關于解決當前戶口管理工作中幾個突出問題意見的通知>有關問題的通知》(公通字【1998】65號)第二條:“各地在制定具體戶口政策時,要注意把握好以下幾個問題:一是關于嬰兒落戶隨父隨母自愿的問題。自1998年7月22日《通知》下發之日起,在全國范圍內實行新生嬰兒落戶隨父或者隨母自愿的政策。凡新生嬰兒包括非婚生的、超計劃生育的,既可以在父親也可以在母親常住戶口所在地戶口登記機關申報常住戶口。任何地方不得在新生嬰兒落戶隨父隨母自愿政策上增加任何限制條件。”
  被告拒絕為小齊登記戶口并認為小齊應當在其母親戶口所在地登記戶口的做法和認知顯然違反了該《通知》要求的新生嬰兒落戶隨父隨母自愿政策(并且屬于性別歧視),其要求原告持《生育服務證》或繳納社會撫養費的證明才能為小齊落戶屬于增加限制條件。
三、戶口登記不應和計劃生育捆綁掛鉤
  中國的戶籍制度,作為政權強化極權管制的工具性措施,不但構成了對公民遷徙自由的不當侵害,同時其城鄉二元隔離和地區區域區隔的戶籍管理模式,也是造成城鄉發展和地區發展巨大落差和失衡的主要罪魁。在本質意義上,正是“萬惡的”戶籍制度,才產生了今天庭審的案件,才造成了小齊無法在其居住地正常落戶的現實悲劇。
  然而,在現行戶籍制度下,登記戶口并擁有合法的公民身份,又是作為一個自然人在一國境內生活(居住、出行等)、學習(接受各類教育和培訓)、就業、結婚并享受各類基于身份而享有的社會福利待遇所必需。(事實上,即使在不實行戶籍制的國家,也都會有基本的身份登記制度。)可以毫不夸張的說,一個沒有戶口的“黑戶”的人,勢必難以生存、舉步維艱。
  將戶口登記與計劃生育捆綁掛鉤,事實上是將兩個不同的行政機關在履行各自職責過程中所涉及到的不同的法律事項及程序混于一體,這樣的做法顯然既不符合行政機關職權分立各司其職的權力劃分,也違背了依法行政的原則精神。
  雖然早在1988年公安部、計生委聯合發布的《通知》中就明確要求不得將落戶與計生掛鉤,但這一政策始終未得到很好地貫徹落實。直到2014年江西、山東、江蘇等省陸續出臺將落戶與計生脫鉤的具體政策后,這一戶政亂象才逐漸獲得糾正,戶口登記作為人的基本權利不應受制于任何其它限定條件,也逐漸成為官方和民間都能認同和接受的普遍共識。
四、結語
  本案中,小齊的母親系初婚初育,其生育權顯然應獲得法律的充分保障。現行法規以小齊的父親在前一段婚姻中已生育二子為由,認定小齊屬違反規定生育,這樣的法規已然侵犯了公民最基本的生育權利,已然突破了天賦人權和自然正義。這樣的惡法,理當廢止。
  本案中,原告為平谷居民,原告夫妻長期居住、工作在平谷區,小齊若不能在平谷落戶,勢必嚴重影響到孩子的家庭生活和學校教育,既不利于其健康成長,也不利于一個家庭的團結與和睦。
  法律,應能使人內心安祥,而不是心潮激蕩;法律,應讓人生活得更美好,而不是變得更糟;法律,是為了促進和保障人的自由,而不是去限制和剝奪人的自由。
  艾略特說:“法律是為了保護無辜而制定的。”因此,請不要以法律的名義讓一個無辜的孩子受到傷害!
代理人:北京來碩律師事務所
燕薪、周彤律師
                       2015年10月8日
文章關鍵詞
亚索竞猜